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> 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

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

第十三章 秦地黑僵 (第1/2页)
  
  经他这么一说,我似乎真的感觉到一丝寒意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四周弥漫,与刚才开棺时如出一辙。
  
  李教授收起日记本向我们赔笑:“我就是随便问问,大家不要紧张。呵呵,说不定只是巧合。”
  
  我心说,你这个谎撒得也太没有水平了,谁会平白无故造一堆毫无用处的日晷藏在墓里头?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藏的深意,只是目前我们还无法理解。这个道理不仅是我,在场的每一个人应该都明白,所以才没人当场捅破这层窗户纸。毕竟,无论做什么推测,暂时都无法去验证它的真实性,不如眼不见为净,权当它不存在。
  
 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,我们背起了行李,开始朝主城前进。我与Shirley杨并肩而行,她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看,我担心她心理压力太大,准备上去调笑两句。不料她贴了上来,小声说:“有人在跟踪咱们。”
  
  我心头一跳,这次倒是没有再冲动,而是顺着她的视线,稍微朝斜后方瞥了一眼,隐约看见一个黑影在路边的小屋里朝咱们这行人张望。
  
  我又看了看其他人,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各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
  “怎么办,抓?”
  
  Shirley杨微微点头,目不斜视道:“来不及知会其他人了,我从正面冲上去,你绕到他后边,这次务必截住他。”说话间,她刹住了脚步,径直转向了右后方。其他人吓了一大跳,胖子忙问我怎么回事。我哪有那个工夫搭理他,立刻从相反的方向冲了上去,准备抄了那家伙的后路。Shirley杨的动作比我想象中还快,那道黑影原先藏在小屋之中,一见她迎面扑来,立马转身拐进小巷,向着我这边逃窜。他边跑边朝着身后张望,似乎害怕被Shirley杨追上。
  
  我心说,这家伙就算是鬼,也是个没心没胆的窝囊鬼,从来没听说过有鬼被人追得满世界跑。说话间,他已经冲到了我面前,我大喝一声,上去就是一记狠踹。他光顾着躲Shirley杨,根本没注意前头还挡着一个人,当场被我踹翻在地,抱着肚子*不止。
  
  “这小子真是个废物。”我走上前去,这才看清对方裹着一条发黑生霉的毯子,整个人蜷缩在地上,疼得不能动弹,看个头儿估计是个男人。
  
  胖子和其他人闻声赶来,一见地上躺了一个人,忙问这人是谁。王清正偏爱挑软柿子捏,一见对方受了伤,狞笑着走上前去,一把揭开了那人裹在身上的毯子。
  
  对方似乎对光线很敏感,用双手捂着脸,张嘴说了一大串我们听不懂的鸟语。王大少眨眨眼说:“日语?这家伙是早稻田的人!”
  
  我没想到一出手就抓到了敌特,乐滋滋地问王大少:“他叽歪些什么,是不是‘好汉饶命,我有罪,我投降’之类的?”
  
  王清正将那人揪了起来,对方面色枯黄、神情憔悴,光看眼神就知道精神已经不正常了。他听了一阵儿,回过头来对我们结巴道:“这家伙肯定疯了。他说让我们快逃,‘它们’要来了。”
  
  “‘它们’是啥玩意儿?”
  
  “不知道,听不明白。”王清正摇摇头,“前言不搭后语,太乱了。”
  
  Shirley杨说:“他不像是考古队的人。你们看他身上穿的衣服,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。我们一路追着日本人下来,前后最多差了半个钟头的时间。他这副模样,倒像在墓室里困了很长时间。”
  
  她这一说我才注意到,此人不但衣衫不整,胡子邋遢,连手上的皮肤都出现了干裂的迹象。我掏出水壶送到那人嘴边,他看都不看,抢来就灌。我那壶里的水本来就不多,所以并没有刻意阻拦,任他灌了个痛快。
  
  “先问清楚是什么人,为什么在这里。我看这事不简单。”Shirley杨说话间又看了一下手表。我说:“你就别纠结那十一点的事了,眼瞅着还能翻天不成?”
  
  “这人怎么办,精神不正常,带着是个累赘。”
  
  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墓室里抓到一个疯子,而且这家伙怎么看都跟早稻田那伙人有着莫大的关系,带和不带都是问题。
  
  “你问问他,怎么跑到墓里来的,认不认识早稻田。态度好点儿,大不了骗他说我们是搜救队。”
  
  胖子说:“老胡了不得啊,扯谎的本事越来越深,一眨眼就变搜救队了。你刚才那一脚,我们隔着一条街都听见了,人家是疯又不是傻,谁高兴搭理你。”
  
  “又怪我,我哪知道是个老弱病残。”
  
  王清正尽量放慢了语速与那人交谈,那家伙的神情一直很亢奋,叽里呱啦说个不停。我见Shirley杨沉思不语,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想法。她说:“大概能听明白几句,直译过来意思好像又不太对。”
  
  我说:“胖子,你在日本潜伏了那么久,还不过来显摆一下语言才能。”他摆手:“得了吧,我足不出户,做的都是华侨生意,跟当地人接触不多。语言嘛,只够买菜。”
  
  胖子一直没有提起自己在日本的工作,我刚准备多问两句,Shirley杨和王清正几乎同时喊道:“糟了,快跑!”
  
  我眼前两道人影一晃,Shirley杨和王清正几乎同时左右开弓,拉起大家转身就跑。我被Shirley杨揪住了衣领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儿摔倒。她也来不及解释,扯着我们冲进了路边的古屋。我一时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,估计跟那小日本说的事脱不了干系。
  
  “所有人别出声,不管看见什么都别说话。”Shirley杨一进屋子就将我们推到墙角处,那个疯子抱着那条破毯子缩在一角。王清正那小子难得正经一次,一手抓着胖子,一手抓着李教授,低声叮嘱:“这次我求你们了,都别说话!要出人命啊!各位大哥!”
  
  胖子忍不住想问,我示意他先别急,看看情况再说。Shirley杨贴在我边上,用手指了指手表。我一看:十一点整。
  
  果然跟日晷的事有关,难道时间到了,墓室要变天?正想着,忽然一声贯彻天地的巨响,惊得人差点儿当场跳起身来。胖子条件反射地“啊”了一声,我急忙按住他,摇了摇头。这时,又是一声巨响,接连不断的声响如同打雷一般,整个墓室几乎都跟着晃动起来。所有人的脸色在那一刻都出奇的僵硬,我几乎不敢相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。
  
  随着类似于钟鸣的震动声响起,整个地下慢慢地升起了惨白的浓雾,我甚至能看见雾气从身边飘过。紧接着,这座死一般的地下坟墓中响起了咯吱咯吱的声响,我对这种声音并不陌生,就在不久之前我还亲耳听到过。棺材在响,这是棺木之间发出的摩擦声。撞击声和摩擦声在我们四周不断地响起,此起彼伏、连绵不断地冲击着耳膜。其他人显然都被这诡异的景象惊住了,大家纷纷捂住了耳朵。李教授干脆连眼睛都闭上了,一个劲儿地往墙角靠。
  
  我平生还没见过这等景象,心脏跳得厉害,不过脑袋还算清醒,不至于被吓疯了。这样一看,那个日本人估计早就见识过墓室中恐怖的景象,否则也不至于被吓成这副鬼样子。胖子低头看了一眼门外,然后转头爬了过来:“这么大雾,怎么办?”
  
  我说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谁管它从哪里冒出来的。乖乖闭嘴,指不定还要出什么幺蛾子呢。”刚说完,就听见咔嚓一声类似骨头折断的声音,浓雾中出现了一道又高又瘦的身影。我和胖子立刻捂住了口鼻,不敢多做喘息。那东西离我们极近,因为四周全是雾气,只能看黑影的大小来判断距离。一瞬间,我全身的感官都被调动了起来,越是告诉自己不要在意,视线越是无法从那怪物身上抽离。眼见着那东西一步一步地靠近我们,我已经做好了先下手为强的准备,管它什么东西,先来一梭子打穿了再说。Shirley杨似乎看出来我的意图,强按着我的手,然后指了指门外。
  
  胖子离门最近,偷偷看了一眼,然后果断地缩了回来,对着我拼命摇头。他们两人同时阻拦,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眼见着那东西逐渐逼近。隔着那层冰冷的雾气,我能清晰地看见正在行走的尸体全貌。不同于平日见到的僵尸,它虽然四肢僵直,全身的皮肤血肉已经干枯脱落,但依旧在以一种近乎于直立行走的姿势踉跄着朝前迈进,身体不停地左右摇晃,像喝醉了酒一样。
  
  原本我已经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,哪知道那家伙的目标根本不是我们几个,他径直从我们身边跨过,缓慢而又坚定地迈出了大门。直到尸体彻底消失在大雾之中,我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气。大伙儿不约而同地屏息凝视,虽然都在为眼前的景象感到恐惧和惊奇,但是没有一个人敢随便说话,生怕引起那怪物的注意。胖子悄悄地拉了我一把,示意我朝外看。我两手撑在地上,小心翼翼地半趴着探出身去。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,但依旧被外头群魔乱舞的景象吓得够呛。在我们身后一墙之隔的大街上,白雾缭绕,雾气中到处徘徊着黑色的身影,无一例外都是那些正在行走的尸体。我目光所及之处,黑压压的一大片僵尸,它们似乎被什么东西牵引着,都在有意无意地朝着主城方向迈进。我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这些埋藏在地下的古屋里所藏的并非只有日晷,看来每一户都暗藏着棺木,就像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一具一样。如果我的推测没错,那具连骨头都已经散架的骷髅此刻也正在拼命地挣扎起身,想要加入到这场死人的盛宴中。这样一想,刚才听到的摩擦声和撞击声就都有了解释,墓室中必然还有其他尸体与我们发现的那具一样,已经丧失了物理行动的能力,光凭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迫使自己行动。
  
  我身后忽然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,差点儿大叫出来。回头一看,胖子也趴在地上。他满头大汗,一把将我揪了回去。我坐定之后才发现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,后背上的汗已经将衣服完全粘住了。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,浓雾渐渐散去,原本被脚步声充斥的古镇再次安静了下来。王清正和李教授呆呆地坐在原地,看那模样估计还未曾从冲击中缓和过来。Shirley杨探头观察了一阵,长喘了一口气说:“别发呆了,从现在起还有十二个钟头的时间供我们行动,大家快!”
  
  “这位日本友人刚才说的就是那些东西?”我指着还蜷缩在一旁的疯子问。
  
  李教授情绪更加激动,瞧那样子恨不得把眼前这个疯子生生剖开来查个明白才能满意。我说:“你激动也没用,人家连母语都说不清了,你这样反而会吓着他。”李教授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。
  
  胖子那厢还在大喘气,我说:“你没事吧?”他一把拉住我:“快啊!抄家伙,刚才那么多粽子飘过去,现在棺材肯定都是空的,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”
  
  “你不关心关心粽子开会的事?”
  
  “它们乐意开开去,我又不拦着。”胖子见怪不怪道,“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狂风扫落叶的气势,一鼓作气冲进去,把那些个明器和陪葬品一网打尽。”
  
  “有那个闲工夫,还不如调查一下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王清正心有余悸地指着地上的疯子说,“这家伙说,他被困在这里很久了,同伴接二连三地都死了。我看他应该比早稻田那批人、比考古队那批人更早找到这座古墓。”
  
  我上前翻看那人的衣兜,想寻找一两件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,可惜这家伙的衣服早就烂出洞来了,别说证件,连块完整的布料都没有。
  
  “他身上这块是裹尸布。”我试着从他身上把毯子扯下来,他死活不肯撒手。我只好作罢,回过头来询问Shirley杨。
  
  她正色道:“他吐词不清,脑袋又有问题。当时我只听懂一句‘有鬼,在十一时’,我原先就对日晷的事抱有怀疑,所以他一开口我就感觉事情不对劲,还真叫我猜对了。你们都听见那声巨响了吧?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,听着像是报时的铜钟,估计就在前头,这事还是调查清楚的好。”
  
  王清正蹲在地上又试着跟那人沟通,说了半天,对方这次一点儿反应都没有。王大少泄气道:“估计又吓傻了。也不知道他被困在这里多久了,说不定这些僵尸每天都会来这么一出,怪不得被吓成这样。”
  
  “别管他,现在古城比想象中危险,看它们行动的方向是主城没错,看来必定有大伙儿藏在里头。我觉得再走下去危险性很高,你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,自己留下。”我说的都是实话,刚才的场面实在壮观过头了。我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粽子,一旦它们开始攻击,别说我一个人拦不住,就是这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够它们塞牙缝。
  
  王清正坚持说老头子还在里头,他不能退。李教授立马跟着喊道:“我更不能走,这些都是国家宝藏,属于政府的财富。我要留下来,我要保护它们。”
  
  我心说,回头等它们把你叼去了,看谁保护谁。不过,几个老少爷儿们没有一个肯就此罢休,个个摩拳擦掌,欲与青天试比高。我说:“行吧,既然大家有斗志,那再好不过。不过丑话说在前头,命是自己的,出了事怨不得旁人。”强烈的直觉告诉我,群尸会集的主城之中一定藏有金鼎的下落。我站起身来,拍拍泥土,又看见躺在地上的“国际友人”,心里犯难。疯不疯倒是其次,好歹算一条人命,万一撂在这里出了纰漏,似乎有点儿过意不去。
  
  Shirley杨见我愁心,立刻说:“他在古城里躲了这么久,各处设施都比我们熟悉,再多藏一会儿也不是问题。再者说,他对我们敌意未消,硬带着他对双方都没有好处。不如事后再来接他比较安全。”其他人听了也觉得颇有道理,我们便给他留了水和食物,然后继续朝着主城行进。
  
  因为发生过群尸集结的事件,大伙儿的精神都紧绷着,生怕一不留神从哪里冒出来一只。胖子问我:“好好的城里哪来这么多粽子,当初建城难道就是为了圈养它们?”
  
  他问的问题我不是没有思考过,可想来想去,一点儿头绪都没有。“正常人哪会圈这么多粽子藏在地下?何况如我所见,棺木都是被封藏在钉死的房间内,尸体本身也做了防僵的措施,与其说有人刻意把粽子集中圈养在此处,还不如说是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它们封存在了地下。否则何必又上木条又上麻绳,直接丢在大街上让它们跑呗。”
  
  胖子听了觉得有点儿道理,然后不知为何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我说:“你这是吓傻了吗?有什么可笑的。”他边笑边摇头道:“我就是在想,咱们这算不算到了阴曹地府。你看啊,到处都是死人,它们没事还会定点集会,就差去食堂吃大锅饭了。”
  
  “你这个想法要不得,要是全天下的死人都这副德行,那活人还怎么办。阴阳相承,生死循环才是自然界的法则。死后不眠不腐,硬憋着一口气到处作怪,于人于己都是缺德事。”
  
  “瞧你这意思,合着人家整座城里都是缺德鬼。”
  
  “我倒没有你说的这个意思,从理论上来说,咱们才是侵略者。你想啊,千百年来人家都在地底下这么走来走去,既没有妨碍新中国的成立也没有影响全国粮食产量。咱们要是不来这一趟,这辈子都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。所以,我的理论是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人家毕竟已经死过一次了,咱们能尊重的地方还是要尊重,实在要动手的时候,那就绝不能手软,誓要打到它们再也爬不起来为止。”
  
  “拉倒吧。你刚才又不是没看见,黑压压的一片人山人海,每家每户出一个壮丁,都够把咱们给围死了。反正我已经准备好了,不行就跑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  
  胖子居然会说出临阵脱逃的话,特别是在即将找到棺椁捞着明器的前夕。这多少让我有点儿意外,同时也让我感觉到此行的压力甚重。
  
  Shirley杨一直在边上默默地听我们对话,她咳嗽了一声,插上前来说:“我比较担心的是其他人,比如王浦元,还有你说的那个医生。他们没有找进来是最好,可刚才那一出,如果他们闪避不及,恐怕现在已经……”她说着看了看走在最前头的王清正,“这小子是个暴脾气,我怕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  
  如果不是她细心提醒,我几乎已经忘了王老头儿的事。不仅如此,还有林芳,她受了重伤被留在耳室里,照顾她的都是王浦元的手下。可眼下,王家的人早就作鸟兽散,那林芳呢?她一个人在耳室中会不会有危险?想到此处,我不禁停下了脚步。Shirley杨问我怎么回事,我不敢犹豫,将林芳的事说了出来。胖子当场就怒了,上来一拳直接揍在我脸上。Shirley杨也没拦着,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然后质问道:“这么大的事瞒着我们,林芳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?”胖子红着眼睛又要扑上来,王清正和李教授合力扯住他,反被胖子推倒在地上。
  
  我站在原地,这才意识到自己选错了时机,这事要么瞒到底,等大家都脱险之后再说;要么当初一见面就该把林芳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。现在队伍都走到这里才说,大家进也不是、退也不是。关键是我还撒了谎,一开头对大家谎称林芳只是轻伤,从根本上破坏了团队的稳定和信任。
  
  “我要回去。”胖子说完转头就走。Shirley杨喊道:“你上哪儿找她,这里除了老胡,没有人知道耳室的位置。下边全是水,墓道已经被堵住了,你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。”
  
  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得去找她。”胖子异常认真地说,“老胡,画张图给我,我不能留她一个人。”
  
  王清正想劝,给胖子一个眼神喝了回去。林芳说到底差点儿死在王浦元手里,他害怕被胖子迁怒,不敢再多说废话。
  
  我跟胖子认识这么久,知道他的脾气。我取了纸笔,尽量详细地把耳室的位置标注了出来。胖子接过地图,看也不看我,打着手电转头就走了。那一瞬间,所有人都在看着我,跟开批斗会似的。李教授连声叹气说:“你啊你,还是太年轻了。有些事打死也不能说,你懂不懂。”
  
  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光阴之外 大国军舰 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 诸天影视流浪 异化武道 他比我懂宝可梦 战地摄影师手札 重生末世:开局中奖3000万 北宋纨绔:开局狗头铡,包大人饶命 地狱迷宫